学术报告
 首页 学术活动   学术报告
曲新久教授主讲“刑法控制网络谣言的边界”
发布于  2015-06-30 16:12:18
6月19日下午,“当代中国法律”系列讲座第八讲在昌平校区明法楼305举行,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教授为中欧法学院2014级学生讲授刑法控制网络谣言的边界,中欧法学院中方联席院长刘飞教授担任本次讲座的嘉宾主持。在简要介绍选题的主要考虑后,曲新久教授从“谣言”的概念和特征,作为法律规范概念的“谣言”,以及司法解释中有关网络诽谤的主要问题等三大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讲述,有理有据,深入浅出,风趣幽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曲教授自称是中欧法学院的“有缘人”,连续多年为中欧学生讲授刑法课程。他认为中欧的学生应该发挥自己的优势重点关注那些既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存在又在中国被热烈讨论,既具有社会大众性又能训练法学思维方法的的法学问题,具体到刑法领域,他认为“刑法控制网络谣言的边界”符合上述期待,这也是他本次选题的主要考虑。

“谣言”这一概念具有模糊性和弱规范性,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曲教授主要从恶意性,虚假性,群体性和舆论动员功能这四个特征入手为我们描摹出一个关于“谣言”概念的基本轮廓。首先,不管是谋利性谣言、愿望性谣言还是恐吓性谣言都具有恶意性,都有刑法介入的空间;其次,谣言或者能够被证伪,或者难以被证实,或者还未经证实,都具有虚假性;再次,谣言是一种社会群体信息现象,总是由众多的人参与制造、加工和传播;最后,谣言还具有催生社会行动、运动、骚乱、动乱乃至于革命的潜能。

事实上,所有的谣言都有被谴责的余地,但毕竟不是所有的谣言都有刑法介入的空间,因此明确作为法律规范概念的“谣言”就显得格外重要。从现行刑事立法上看,只有刑法第105条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433条的战时造谣惑众罪中使用了“造谣”的字眼。其他普通犯罪中与之类似的主要有诽谤罪,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

随后,曲教授重点讲解了有关网络谣言的三个司法解释问题。

首先,仅仅转发谣言而未捏造谣言的行为是否构成诽谤罪?这主要涉及刑法第246条“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解释。对此,曲教授认为,可以对本条作扩大解释,将本义的“捏造事实并传播以诽谤他人”扩大理解为“捏造事实并传播以诽谤他人,或者明知是捏造的事实而传播以诽谤他人”。

其次,网络谣言被转发500次或浏览5000次即可定罪的规定违背了刑法中的个人责任原则?标准太高?对此,曲教授认为,发帖人之所以要对转帖人的转帖行为和浏览人的浏览行为负责,是因为转帖的人和浏览的人都没有义务去辨别帖子的真伪,而发帖人在发帖之时就应当知道会发生被人转发或浏览的后果,并不违反个人责任原则。曲教授还从社会实证研究的角度认为,“500”“5000”的标准过低,应当规定为转发过百、浏览过千即可定罪。

最后,制造或转发网络谣言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如果构成是对刑法第293条的扩大解释还是类推解释?刑法第293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曲教授认为,网络空间也是公共场所的一种,并且本条第(四)项的规定需要受到本条第一款“破坏社会秩序”之规定的涵摄与限制,因此,只要是在信息网络上编造传播虚假信息造成现实的社会秩序的混乱就可以以寻衅滋事罪论处,这是对刑法条文的扩大解释而非类推解释。

曲新久教授在耐心回答部分同学的提问题后,中欧法学院“当代中国法律”系列讲座第八讲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撰稿人:中欧法学院2014级硕士生 张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