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报告
 首页 学术活动   学术报告
申卫星教授主讲“物权行为理论与善意取得制度”
发布于  2015-06-23 17:12:02
2015年6月12日,“当代中国法治”系列讲座第六讲在中国政法大学明法楼305教室举行,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德国科隆大学和弗莱堡大学访问学者,第七届“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申卫星教授为中欧法学院2014级硕士生带来了一场题为“物权行为理论与善意取得制度”的精彩讲座。中欧法学院中方联席院长刘飞教授担任本次讲座的主持人。

申卫星教授主要从物权行为的基本理论、物权行为理论优劣辩、物权行为与善意取得的关系三个层面进行逻辑严谨地推理和耐心细致地剖析论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第一个层面申教授首先从物权行为理论的讨论语境对问题进行界定,通过债权行为的有效与否和物权行为的有效与否排列组合形成四种可能性和对生活中物权行为与债权行为是否相伴相生的三种情况的列举,限定了只是在债权行为无效而物权行为有效这一种情形下来讨论物权行为理论。仅限于基于法律行为而发生物权变动的条件下讨论物权行为,而且是建立在负担行为与处分行为二分的基础之上。一系列对问题的演绎探讨和语境的界定,使同学们不得不佩服申教授治学的严谨和民法体系的博大精深。

其次从物权行为理论的还原来重新认识交付行为是一个法律行为,交付行为中的意思表示是一个独立于合同的意思表示。申教授总结为物权行为是指以物权变动为目的且须具备意思表示及交付或登记要件的法律行为,因此在物权形式主义立法下的物权行为,具有独立性和无因性两大特征。

接下来申教授从物权行为的独立性和无因性进行展开。独立性即区分原则,强调物权行为与债权行为相互分离,独立于债权行为之外。无因性即抽象原则,强调物权行为的效力不受其原因即债权行为的影响。此处申教授提出一个重要观点,认为物权行为应当价值中立,不应涉及公序良俗的问题,价值评判处于原因行为中。申老师此后又补充,物权合意应适用瑕疵的同一性原则,如果负担行为发生时存在胁迫,那么物权合意也同样是在胁迫下达成的,因此物权的移转无效。

第二个层面从物权行为理论优劣辩展开了学界争论的三个焦点问题:一是物权行为理论究竟有助于法律关系的清晰还是人为地割裂了生活,使简单问题复杂化;二是物权行为理论究竟维护了当事人双方的利益平衡还是损害了出卖人利益;三是物权行为究竟有助于保护交易安全还是造成过度保护使得善意取得制度可以替代。申教授对三个焦点问题分别进行了简洁而有说服力的回应。

第三个层面也是本场讲座的难点所在,申教授借题发挥焦点三的问题,引申出物权行为和善意取得的关系。首先负担行为不涉及善意的问题,善意取得仅发生在处分阶段;其次处分阶段的交付是一个物权行为,关键看处分人是否有处分权;若无处分权而处分,接下来才会考虑善意取得的问题。物权行为理论是一个解释的结果,目的不是为了保护交易安全,因此焦点三的争论实则是伪命题。只要有善意取得,就会存在交付行为,就会存在解释成物权行为的空间。因此善意取得和交付行为二者是并存的关系。这一层面的内容引起现场同学们的激烈讨论并深化了同学们对物权行为理论更深一层的认识。

讲座临近尾声,申教授指出物权行为理论不是一个价值选择的问题,而是一个自然解释的过程。法律人在解释一个交易行为时,切到什么程度成为了物权行为理论承认与否的核心争点。对待物权行为,犹如走路是向左还是向右,只要是向前走,就是对的。本次讲座就是为了给同学们一次法学思维的训练。讲座在同学们积极地提问和热烈地掌声中圆满结束。

撰稿人:中欧法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 邵昱飞